银行理财新规落地 公募基金直面行业大变局

月博娱乐

2018-10-15

  对于公募基金行业来说,银行理财新规放开公募理财产品不能投资与股票相关公募基金的限制,允许公募理财产品通过投资各类公募基金间接进入股市,无疑利好权益投资能力较强的大型基金公司和绩优偏股基金。

  9月28日,银保监会公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银行理财新规”)。 作为资管新规配套的实施细则,银行理财新规进一步细化银行理财监管要求,稳定市场预期,引导理财资金以合法、规范形式进入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并有利于统一同类资管产品监管标准,更好地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逐步有序打破刚性兑付,有效防控金融风险。

  对于公募基金行业来说,银行理财新规放开公募理财产品不能投资与股票相关公募基金的限制,允许公募理财产品通过投资各类公募基金间接进入股市,无疑利好权益投资能力较强的大型基金公司和绩优偏股基金。 不过,银行公募理财产品投资门槛大幅下调至1万元,将对公募基金构成直接冲击。

  推动资管业务  回归本源  自2002年以来,我国商业银行陆续开展了理财业务。

银行理财业务在丰富金融产品供给、满足投资者资金配置需求、推动利率市场化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在快速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业务运作不够规范、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到位、信息披露不够充分、尚未真正实现“卖者有责”基础上的“买者自负”等问题。

  近年来,银保监会一直高度重视银行理财业务风险和监管,不断完善银行理财业务监管框架。

2017年以来,银保监会持续加大监管力度,银行理财业务已按照监管导向有序调整,总体呈现出更稳健和可持续的发展态势:今年以来,银行理财业务总体运行平稳,6月末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为21万亿元,7月末为万亿元,8月末为万亿元。

  银行理财新规与资管新规充分衔接,共同构成银行开展理财业务需要遵循的监管要求,主要内容包括:严格区分公募和私募理财产品,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规范产品运作,实行净值化管理;规范资金池运作,防范“影子银行”风险;去除通道,强化穿透管理;设定限额,控制集中度风险;加强流动性风险管控,控制杠杆水平;加强理财投资合作机构管理,强化信息披露,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实行产品集中登记,加强理财产品合规性管理等。   兴业证券认为,理财业务新规在“破刚兑、去通道化、去资金池化”的三大核心原则上与此前的监管要求保持一致,核心目的是推动资管业务回归本源,重塑行业业态,体现金融去杠杆、防风险的决心。   有利于资管业态  统一规范、和谐共生  银行理财新规细化了银行理财监管要求,推动银行理财业务规范转型,实现可持续发展。 从具体要求看,多项规范内容与公募相关规范相近,有利于银行理财业务与公募统一规范,两类资管业态和谐共生。

  银行理财新规放松了公募理财投资公募基金的要求。 根据监管要求,银行理财新规继续允许私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在理财业务仍由银行内设部门开展的情况下,放开公募理财产品不能投资与股票相关公募基金的限制,允许公募理财产品通过投资各类公募基金间接进入股市。

  北京一家中型公募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表示,作为运作规范透明的标的,公募基金产品纳入银行理财投资范围,也有利于公募行业增加和规范机构资金来源,与大型银行合作较多的大型公募机构、绩优基金有望受益,有利于两类资管机构的专业化分工,并促进基金产品优胜劣汰。

  中金公司固收研报也认为,此项规定为理财资金间接进入股市提供了条件,但并不意味着理财资金会大幅进入股市,毕竟在存量的预期收益型产品中,保持净值稳定依然是比较关键的风控要素。 未来银行可能会开发基金中基金(FOF)产品进行大类资产配置,有利于银行理财产品的多元化。   上海一家基金公司产品部总监则认为:“银行理财可以借道公募基金投资股市肯定是利好,但在银行理财产品投资中加入权益类基金,会加大银行理财产品的净值波动幅度,目前银行理财产品客户多为保守型投资者,因此,银行理财能给权益类基金带来多大的增量基金仍难确定。 ”  与资管新规一致,银行理财新规要求理财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坚持公允价值计量原则,鼓励以市值计量所投资资产,允许符合条件的封闭式理财产品采用摊余成本计量。

在流动性方面,开放式公募理财产品还应持有不低于理财产品资产净值5%的现金或者到期日在一年以内的国债、中央银行票据和政策性金融债券。

  上述北京中型公募副总经理认为,对银行理财产品的净值化管理、流动性风险管控、强化信息披露等多项要求参照了公募基金的运作规范,体现了大资管统一监管的思路。 然而,银行理财产品在固收类产品、公募产品销售领域具备传统优势,也将让大资管领域的合作更充分,竞争也更激烈,提升资管行业的整体竞争力。

  此外,银行理财新规在与资管新规保持一致的同时,还充分采纳市场机构意见,进一步区分公募和私募理财产品,分别列示其信息披露要求:公募开放式理财产品应披露每个开放日的净值,公募封闭式理财产品每周披露一次净值,公募理财产品应按月向投资者提供账单;私募理财产品每季度披露一次净值和其他重要信息;银行每半年向社会公众披露本行理财业务总体情况。

  业内人士认为,作为行业信息披露最充分、最透明的行业,公募基金规范的信息披露制度也在银行理财新规中得到了借鉴,强制规定公募开放式理财产品每日公开披露净值,为大资管统一监管标准和可持续健康发展奠定了制度基础。

  公募基金利好  竞争相伴  正式出台的银行理财管理办法对同处于大资管行业的公募基金而言喜忧参半。 允许银行理财借道公募基金间接投资股市利好权益类基金,与此同时,理财产品投资门槛降低至1万元,减轻了理财产品获客难度,也加剧了与公募基金之间的竞争。   银行理财管理办法在投资门槛上与征求意见稿保持一致,“商业银行发行公募理财产品的,单一投资者销售起点金额不得低于1万元人民币”。   商业银行对这一新政反应迅速,建设银行率先于9月30日17点后将“乾元-惠享(季季富)”理财产品购买起点调低至1万元。 随后,农业银行及招商银行也纷纷下调旗下多个理财产品购买门槛。   “银行理财目前纷纷发力开发现金管理这样的类货基产品,规模普遍上升很快。 银行理财类货基在监管上比货币基金宽松,理论上在投资端上对于做高收益率有优势,现在门槛进一步降低,更加提升银行理财类货基竞争力。 不过,目前理财产品不能免税,货币基金在这一点上占优。 ”上海一位基金公司产品部人士称。

  公募基金将直面银行理财产品在固定收益投资上的竞争压力。

“尽管有投资总额的限制,银行理财产品仍可部分投资非标。 此外,公募理财产品也有单一发行主体投资比例等限制,这已和债券基金非常接近,未来双方将比拼各自的投资能力。 ”北京一位债券基金经理称。

  上海另一家基金公司产品人士则认为,未来大资管的格局演变,还要看银行理财产品在新政下可以做成什么样,目前银行对净值型理财产品的客户接受度也心里没底。